开国中将王必成有两个绰号,一个是“王老虎”,另一个是“冷面将军”。

说起洪承畴,大家脑海中首先想到的就是,这个人辜负了崇祯皇帝的厚望,投降了清军,成为了明朝末期最大的汉奸。

霍元甲创立精武体育会不到半年就英年早逝,对精武日后的发扬光大只是起到了象征性作用。历史上陈真也确有其人,只是不像传说中的那样。但在精武创立之初起到决定作用的人中,有3个人姓陈,可以断言,他们才是日后陈真这一英雄的原型。

先说说第一个,老虎嘛,最大的特点就是勇猛无畏,来再多的敌军也敢往上冲。

那么,洪承畴在投降清军之前,是和清军做过殊死搏斗呢,还是直接就投降了清军?

图片 1

图片 2

图片 3

陈其美,同盟会的元老级人物。与孙中山交厚,蒋介石的结义大哥,早年留日,入东京警监学校学法,回国后为同盟会在沪浙联络帮会,是青帮首领,辛亥革命后做到上海督军这样的高职,而蒋介石能有日后执掌国民党,真正为蒋与孙中山搭桥的是陈其美;为了与光复会争夺沪浙一带的领导权,陈其美指派蒋介石暗杀了光复会元老陶成章,他行事果断,心狠手辣,1916年被袁世凯暗杀。

王必成的部下都知道,王必成下的命令,如果完不成,只有一个处分,那就是枪毙。王必成的军令中,出现最多的几个关键词,不是“死拼”、“猛冲”,就是“枪毙”、“杀头”。

今天,我们就来讲述一下这方面的故事。

陈公哲,同盟会会员,孙中山的同乡,早期的”精武四杰”之一,武功出众,为了精武会,不断的捐资散财,以致于家道逐渐败落。在他的努力下,精武会于抗日战争前发展迅速,从上海到广州、港澳乃至东南亚、美国、加拿大等地都建起了分会。是个文武兼备的社会活动家。1920年精武会庆祝建会10周年,孙中山又应陈之邀为精武会题写了”尚武精神”的横匾,还给建会10周年特刊《精武本纪》写序文。

有一次,王必成被顾祝同的12个团包围,形势非常危险,稍有不慎就会全军覆没。部下请他下达突围指示,王必成铁青着脸说:“这还有什么好说的?突围任务失败,从政委开始杀头,一个都活不了!”

熟悉明朝历史的朋友都知道,洪承畴是明朝末期一位非常出色的军事家和政治家。

图片 4

有了这样的指示,自然没有人敢马虎,经过一番血战,终于顺利突出了重围。

早在崇祯十一年的时候,洪承畴就曾率领自己麾下的明军,俘虏了着名的农民起义军将领高迎祥。

陈铁生,名绍枚,字铁生,广东新会人,同盟会会员,”精武四杰”之一,早年参加过南社。亦任过上海精武体育会编辑,编有《技击丛刊》等。1930年陈铁生曾出过武术专着《达摩剑》,2012年还在台湾出过重印本,可见卓有造诣;1919年陈铁生曾因”义和拳”与当时如日中天的鲁迅笔战,又可见在文化界已非一般人物。

还有一次,王必成和敌军相距不过200米,敌军的子弹似乎认出了王必成,专冲着他来。部下劝王必成躲避一下,王老虎脸一拉,说:“躲什么?老子什么子弹没见过!”

不久之后,他还大破李自成的队伍,打得李自成只带着十八人逃命而去。

陈真的身世,应取自刘振声,带艺拜师;其性格应取自陈其美,敢想敢做不择手段,且有留日背景;其武功一定是取自陈公哲和陈铁生,着实的武术大家。最让人感慨的还是”陈真”这样的电影真实如今差不多成了影迷们公认的历史真实。

什么叫大将风度?这就叫大将风度!

此时,崇祯皇帝认为西北的农民起义军已经成不了什么气候,便给洪承畴掉整了一下工作岗位——任命他为蓟辽总督,让他总领自山西到辽宁一线的所有军政事务。

图片 5

王必成的第二个绰号,叫“冷面将军”,什么意思呢?就是说他对谁都不留情面。大家可以看看王必成的照片,都是一副冷脸,很少有笑的时候,据说连他的家人都没见过他笑。

当然,崇祯皇帝之所以让洪承畴担任如此重要的职位,正是因为看中了洪承畴的杰出能力,认为他有能力对付日渐壮大的满洲八旗。

2007年,倪匡在香港电台节目《倪匡看世界》中披露,陈真是他创作的虚构人物,写着“东亚病夫”的块匾同样出自他笔下。但据电影人陈嘉上所称,倪匡当年翻查了霍元甲的讣告,发现其中有一个弟子名叫陈真,结果写进了《精武门》之内,但电影内陈真的故事是虚构的。

图片 6

因为洪承畴上任蓟辽总督之时,皇太极已经建立清朝三年了。

亦有评论说陈真的事迹是以刘振声为原型,因为刘振声这个人物史料中确有记载,是民族英雄霍元甲的大弟子,因此关于陈真的许多传说都源于刘振声。由此可见,历史上陈真确有其人,也是霍元甲的弟子,只是不为人所知。

有一次开会,一个科长晚到了一会儿,被王必成撞见了,问他为什么迟到。科长说我在学习,但因为浙江口音重,王必成听成了我在“休息”,当场大怒,说大家都在干革命,就你身子骨金贵,除了休息你还会干什么!

此时,皇太极手下不仅拥有满洲八旗,而且还有和自己有联盟关系的蒙古八旗,且战斗力都非常的强悍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科长吓坏了,连忙小声解释,王必成这才听明白怎么回事,冷着脸说了句“下次注意!”大家本来都想笑,一看王必成那个冷脸,又都不敢笑了。

那么,此时洪承畴的手中,又共有多少人马呢?

王必成下部队视察,部队为了招待首长,有时会摆一桌像样的酒席,但王必成把桌子拍得震天响,说你们都是美食家,我看着你们吃!直到把酒席撤了,换上普通的饭菜,王必成这才上桌。

图片 7

平时吃饭,王必成更不讲究,通常都是两碟小菜,一碗米饭。部下觉得太清苦,有时给他加个肉菜,王必成瞪着眼说:“老子工资低,吃不起,谁点的谁自己吃!”

答案是——八个总兵官、十三万人马——包括山海关总兵官吴三桂,和他手下的部队。

对外人不留情面,对自己家的人,王必成更是出了名的严厉。

从皇太极崇德三年,到崇德六年夏,清军和洪承畴的明军先后发生过多次交战,但规模都不算太大,双方互有胜负。

王必成曾给家人立了五条规矩:一不许参与政治,二不许到办公室看文件,三不许坐我的公车,四不许打着我的旗号捞好处,五不许搞特殊。如果发现谁敢违抗这五条禁令,不管你是什么人,王必成必定当场翻脸,毫不客气。

崇德六年八月,皇太极决定不再和山海关外的明军小打小闹了,亲自率领满八旗和蒙古八旗前去围攻在关外防守的洪承畴。

王必成虽然以“冷”着称,但他也有“热”的时候。

最终,双方在松山一带发生了激战。

图片 8

经过连日的激烈厮杀,皇太极一方逐渐占据了上风,而洪承畴的十三万大军,除了五万人战死、六万多人溃逃外。到最后只剩下一万多残兵败卒(承畴师十三万,死五万有奇,诸将溃遁,惟残兵万馀从)。

王必成1989年去世后,来吊唁的人看到他身上盖的是一条非常破旧的毛毯,就问王将军的家人怎么回事,这才知道里面还有个很感人的故事。

这就是明末清初着名的松山之战的第一阶段。

这条毛毯本来是王必成的战友徐绪奎的,二人感情深厚,情同兄弟。1940年9月6日,新四军与敌军作战,徐绪奎不幸牺牲,警卫员想把他的遗物都烧掉,王必成说:“他有条旧毛毯,给我留个纪念吧。”

之所以说是第一阶段,是因为自从洪承畴战败退回松山城内后,这场战斗就进入到了第二阶段——由主动出击,到进城防守。

从此,这条旧毛毯就成了王必成的随身之物,无论住在哪里,休息时都要盖这条旧毛毯。

对于只有一万多残兵败卒的洪承畴而言,再和强悍的清军硬拼,是绝对行不通的。

后来,这条毛毯越来越破,部下就劝他换一条新的,但王必成说:“这是老徐的遗物,我不能换,我要带着它见到革命胜利。”

于是,他下令紧闭城门,等待援军。

再后来,王必成的女儿结婚,见父亲这条毛毯实在太旧了,就用工资买了条新的,送给父亲。王必成说:“情我领了,但你徐叔叔和我的交情,都在这条毛毯里,就是送我一条世界上最昂贵的毛毯,我也不换。”

皇太极认为洪承畴是个人才,再加上他的那一万多残兵败卒,已经对自己构成不了太大额的威胁,便下令让洪承畴主动前来投降,自己将会给他高官厚禄。

就这样,一直到去世,王必成依然盖着那条又破又旧的毛毯,一直盖了49年。

到了九月份,皇太极干脆自己返回了盛京,让自己的弟弟多铎等人,继续围困洪承畴。

可以想象,当王必成带着这条毛毯去天堂见到徐绪奎的时候,该是如何感人的情景。

作为一个身经数十战的最高统帅,洪承畴并没有死等援军,在皇太极返回盛京不久后,就组织自己的人马进行了一次突围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然而,由于八旗军兵多将广,这次突围以失败而告终。

到了十月,皇太极又进一步增加了在松山地区的兵力部署,把豪格和满达海也派了过去。

如此以来,洪承畴和他的属下,面对的军事压力就更加沉重了。

但是,他们依旧没有开门投降,而是选择了继续坚守,等待援军。

直到两个月后,洪承畴听说关内的援军马上就要到了,就派出一位将军率领六千士兵,在夜色的掩护下,偷袭了城外的清军。

但是,这六千明军面对的却是清军的两支劲旅——满八旗中的正红旗和蒙古八旗中的正黄旗(承畴闻关内援师且至,复遣将以兵六千夜出攻正红旗及正黄旗蒙古营)。

最终,这次突袭同样以失败而告终。

更加悲惨的是,当这六千人战败之后,想要退回城内的时候,却发现城门已经关闭,连最后的退路都没有了。

最后,这些走投无路的明军,除了大半投降清军外,其余人员全部战死(战败,城闭不得入,强半降我师,馀众溃走杏山,道遇伏,死)。

而对于援军,洪承畴是盼了将近半年,也没有盼来——第一位增援洪承畴的明军将军杨绳武,和清军激战后,战死沙场;

第二位增援洪承畴的明军将领范志完,是个贪生怕死的胆小鬼,在松山几百里外就停止了前进。

就这样,在松山城内被围困了半年之久的洪承畴等人,在粮草即将用尽的时候,也没有看到期待已久的援军。

即便是忍饥挨饿,洪承畴依然没有开门投降的打算。

反倒是他手下的一位将领,在看不到希望后,起了二心。

次年二月,松山城的副将夏成德,秘密派遣他的弟弟夏景海来到了清军的大营,把夏成德想要投降的意思,告诉给了多铎等人。

夏成德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,还把自己的儿子夏舒作为人质,留在了清军大营(松山城守副将夏成德使其弟景海通款,以子舒为质)。

图片 9

到了双方约定的日期,清军趁着夜色来到了夏成德所指定的地点。

果然,在这里清军没有发现守城的明军。

于是,清军用早已经准备好的大量云梯,顺利登上了松山城,并且很快就占领了松山城。

最终,包括洪承畴在内的数位明军将领,以及三千多残存的明军士兵,全部都成了清军的俘虏(获承畴、民仰、变蛟、廷臣及诸将吏,降残卒三千有奇)。

从崇德六年八月围城,到崇德七年二月因为内奸出卖,城破被俘,洪承畴带领自己的手下将士,在松山城内苦守了长达七个月之久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